再碰绿茶我是狗,高冷队长你别走最新章节,苏晓雯 小凌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07 21:29:09作者:小许

小说:再碰绿茶我是狗,高冷队长你别走

小说:都市

作者:知冷暖

角色:苏晓雯 小凌

简介:凌厉在最困难的时候差点被一个貌似纯洁的女人套路喜当爹;在凌厉独自漂泊无依的时候,被一个特情处的队长强行拉进去当沙包;慢慢的有了对比才知道,坏女人只会把男人培养成舔狗,而好女人能让一个男人成为英雄。于是凌厉开始了漫长的被队长吊锤和追求队长的路。

《再碰绿茶我是狗,高冷队长你别走》免费阅读

大学四年级,别人都在为找工作还是读研发愁的时候。

凌厉却只能每天在医院和兼职奔波。

现在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多了,他送完今天的第三十单外卖之后

身披黄袍,头戴黄金甲,脚踏两轮路行器,带起一片灰云。

就急匆匆的向着山城第一人民医院赶去。

快到医院的时候,看到一个瓜果摊子,准备给爷爷买两斤香蕉。

香蕉挑好之后,递给老板,随口问道:

“老板,多少钱?”

“两斤,二十块”

凌厉带着点不满的语气对老板说到:

“老板,你这也太贵了吧,才六根香蕉就卖二十块,

就算是这香蕉皮是金黄色的,它也不是金子做到啊,

你看我现在穿的黄马褂都是免费送的,

就给便宜点呗。”

谁知道这一个小小的水果店老板,脾气竟然大的很,他听到凌厉的话之后,把本来已经称好的装袋子里的香蕉重重的往摊子上一扔。

“你小子要不要吧,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段?

你以为租这山城第一人民医院的铺子都是免租金的么,我每个月的租金都得五千,

我卖的这水果不是金子做的,

但是这个水果摊子下面的地是金子做的,

附近都是这个价格,你爱买不买。”

凌厉听了老板的话也只能叹口气,用手机扫码把钱给付了。

自己又没有装逼打脸的实力,医院又是花钱如流水的地方。

被老板冲两句也只能乖乖忍着,因为他现在没有资格惹事。

提着水果进入到医院的门诊大楼,正准备坐电梯上住院部,

突然眼睛瞟到角落里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有点像自己的女友苏晓雯。

微卷的长发遮住了脸颊,凌厉看不出来她的表情。

洁白的衬衣加上齐膝的百褶裙让她看起来清新脱俗,

即使在医院这种充满不幸和哀伤的地方,

即使凌厉他现在深陷泥潭也被深深的吸引着,向往着。

他正准备走过去打招呼,没想到她突然站了起来,把手中的一份报告揉成一团,然后走到一个垃圾桶边上,接着就低着头急匆匆的向医院外走去。

凌厉感觉不大对劲儿,照理说如果生病的话,苏晓雯应该会和自己说啊。

于是凌厉放弃了打招呼。

好奇心驱使着凌厉走向了垃圾桶,他心里想着,不碍事,反正从小到大随爷爷捡垃圾捡惯了,翻一下垃圾桶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后他从垃圾桶口看到了刚才苏晓雯扔掉的那个白色纸团,左右看了一下没有人注意,

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那团纸捡了出来。

怀着一种非常忐忑的心情,怀着可以窥探女神私密的心思,

似乎知道纸上的内容就能和女神的关系更进一步。

凌厉把那团纸慢慢的打开了,然后就如遭雷击,

浑身麻木的呆立在了原地,耳朵都一直在嗡嗡嗡直响。

报告上的内容十分简单,只有一条:

尿HCG 弱阳性。

凌厉知道这个结果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份报告的主人怀孕了。

然后他带着一丝丝的侥幸往上看报告单上的姓名那一栏。

赫然入目的三个字:“苏晓雯”让凌厉有点麻木的身体更是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凉意。

这个报告让深陷泥潭中,把某人当作生命中的追求,当做自己黑暗人生一束光的凌厉,崩溃了。

两人从高中开始就是同学,凌厉高中时候的学习成绩特别优异,一直都是年级前十的存在,他从看到苏晓雯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

高中的时候的喜欢都比较委婉,也没有太多的物质干预,

喜欢就是能够在同一个空间里,离得越近越好,

就是能隐隐约约感受到对方身上的香味,有时候两个人交的作业靠在一起都会感到欣喜。

苏晓雯的成绩只能算是中等,她经常会找凌厉问题,这让凌厉以为他对自己也是喜欢的。

所以每次他都是使尽浑身解数,把自己掌握的最好的解题思路都交给她。

到了快高考的时候,一个晚自习放学后,凌厉叫住了苏晓雯,找到一个人少的地方,他问她:“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苏晓雯听到凌厉的话也是吃了一惊,不过她没有拒绝,只是低声说到:“如果,我是说如果哈,我们以后要是上了同一个大学的话,我再考虑一下,好不好?”

得到这个回答凌厉已经欣喜若狂,接下来的时间他就开始疯狂的复习,并且把自己所有的学习经验和思路以及笔记都分享给了苏晓雯。

就是这样硬生生的把她从全校只能考三百来名,抬到了全校前五十名。

高考的时候凌厉不出意外的是全校第一,750的总分他考了700分,但是苏晓雯只考了640分,她只能进一个普通的985院校,而凌厉放弃了全国第一的京城大学,和她一起填报了山城大学的相同的专业,工商管理学。

到了大学以后凌厉都默认她是自己的女朋友了,因为每次约出来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游玩,她都没有拒绝过。

如果这都不算情侣,那怎么才算是情侣。

不过大学四年,两人的关系也最多只是到拉手的地步。

更多的他不敢想,这么纯洁的女神一定要许以最美好的婚姻和生活才能拥有她的一切。

可是,

可是,现在看来小丑就是我自己,

这份报告告诉凌厉,原来自己捧在手心当作明珠的人,早就已经成为了别人的玩物。

一个女生没有人陪着肚子来医院做孕检,那说明什么,只能说明让她怀孕的那个男人并不愿意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原来看着那么纯白无暇的女神早就和不知道的男人发生过不可描述的事情了,甚至连孩子都怀上了。

这种想法只要一出现在脑海中,凌厉就感觉到心脏一阵抽痛

本来工作了一天都没有一点累感的他,现在仿佛被抽走了全身的力量。

他把报告单扔进了垃圾桶,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的向着爷爷住的病房走去。

他进去后发现爷爷竟然意料之外的精神好,他正在和边上一个同样是癌症晚期的老伙计说着自己曾经的辉煌经历。

看到凌厉进来以后,爷爷笑着招呼了一声:“小凌来了啊”

然后就不再管他,继续和边上的老伙计聊天了。

看到爷爷的状态这么好,凌厉的心略微有些宽慰。

来的时候医生让凌厉签署手术知情同意书,并告诉凌厉,爷爷的情况不容乐观,手术的风险很高,爷爷的器官功能很不稳定,目前的医疗技术还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没有风险地治愈爷爷的癌症。

没有办法,凌厉只好拼上自己所有的能力拼命挣钱,哪怕有只一丝的机会,也要让爷爷做上手术。

“爷爷,吃水果,这水果可新鲜了”凌厉勉强憋住心中的混乱思绪,挤出个笑脸给爷爷拿去水果。

“嘿!”爷爷一看这香蕉就吹胡子瞪眼“你是不是又从医院门口买水果了?唉,医院门口那都是宰人的店啊,这水果多贵啊,不是白白把钱糟蹋了,你呀,爷爷就希望你挣点钱讨个老婆,干嘛天天买这些没用的玩意!”

凌厉讪笑着“又不是天天吃,补充点好的营养嘛”。

爷爷虽然嘴上生气,但也知道这娃儿的一片苦心,倒是接过水果,分点给邻床的老头儿也一份,两个老头儿又乐呵呵地聊天去了。

凌厉守着爷爷,心中五味杂陈。

如果有机会的话,凌厉宁愿永远不知道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苏晓雯的另一面。

HCG弱阳性的报告像是一下狠狠地巴掌扇在凌厉脸上,把他从他关于苏晓雯的美梦中打醒。

她是他的白月光,可惜他不是她的红玫瑰,在无数个日夜里,她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纵情欢愉。而他,心底心心念念地仍是那个扎着浅浅卷发,笑起来有淡淡酒窝的女孩子。

忧愁难过,撕心裂肺,这些感觉掺杂在一起,交织着袭来。

然而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噔噔响起,凌厉心烦意乱地拿起电话就问“谁啊,什么事?”

让他没想到的是,电话那边却是苏晓雯的声音响起“凌厉,你有空吗,想找你帮个忙。”

想到今天发现关于苏晓雯的事,凌厉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喂?凌厉?你在吗?”苏晓雯连续的发问才把凌厉拉回现实。

“啊….哦哦…..怎么了?”凌厉嘴巴说话都有点磕磕巴巴。

“明天见面再说吧,两点我在学校门口咖啡馆等你”电话那边的苏晓雯也是满满心事。

“哦…….好”凌厉不知该说什么,答应下来便挂断了电话。

山城潮湿烦闷的夜晚,好似比以往更甚,医院的陪护床上,又多了一个难以入眠的人。

翌日,学校外的咖啡馆里面,苏晓雯在凌厉的面前,手中的勺子慢慢搅动着卡布奇诺的奶花,柔声和凌厉交谈。

“凌厉,唔,就是我最近要去参加港城大学的夏令营……”

“夏令营?”凌厉有些愕然。苏晓雯却继续说下去。“你知道的,就是学校的那个交流项目,但是要交一笔钱的嘛,你可不可以借我一点,等暑假过去我家里给我打生活费了,我再还给你。”

夏令营…..学费…..凌厉心里一阵颤抖,他没想到苏晓雯可以在他面前表演到这个程度,怀孕、打胎,苏晓雯一个完美的谎言既解释了将要消失一段时间的事实,又从他这里借到去医院打胎的钱。

原来一个人,竟然可以撒谎撒到这个程度,原来这一切,不过是苏晓雯的虚情假意给他营造出来的幻象。

如果凌厉没有经历昨天的一切,可能还美滋滋地蒙在鼓里吧。

凌厉心如刀割,沉闷了一会儿,嘶哑地回复苏晓雯“我最近也没什么钱,虽然在做兼职,但是工资要等到下个月才发。”

苏晓雯却没有发现凌厉的异常,只是自顾自的说“那你可以帮我借一点吗?手机上有很多可以借钱的软件,你用你的名义帮我借一点,这个夏令营对我真的很重要,我真的希望你帮帮我”

苏晓雯眨着大眼睛,纤手却是把凌厉的磨得粗糙的手掌握了起来“我保证,我保证有了钱一定立马还你,好不好?”

……哪一次?哪一次你从我这里拿钱的时候,你有想过还钱?

凌厉撕心裂肺地想。

你大学的唉派,最新款的笔记本,是我在烈日下苦苦地暴晒两个多月工地卸货,不停的送外卖,才攒下的工资,才送给你的礼物。

你去海边的旅游团,是我在餐厅里一晚一晚地端盘子,才攒下的机票钱。

那么你和那些男人寻欢作乐时,有想过我吗?有吗!有没有一点点愧疚呢!

男孩的内心嘶吼着,面上却已经难过到无法与苏晓雯的眼睛对视。

苏晓雯见凌厉不说话,有些着急了,这笔钱和谁借都不合适,只能从凌厉这里借过来才能避开别人的耳目。

她也是急得没办法了,见凌厉还是没有借钱的打算,望着凌厉,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情急之下,苏晓雯竟然直接吻了上去,让凌厉一下如同电击。

这么多年,凌厉只在梦里想过这个画面,然而还是没想到女神的唇,原来这么柔软,面庞贴在一起的香气,让凌厉沉醉,一吻罢了,两人都红着脸了。

“凌历哥,你帮帮我好不好,你知道这么多年,我们两个……”苏晓雯的声音细若蚊声。

凌厉动摇了,“也许”,他在想“也许”。

也许昨天是自己眼花了呢?

也许苏晓雯只是一时糊涂被别人骗了呢?

这一个吻,是不是苏晓雯的真心?

自己也不过是个跟爷爷捡垃圾长大的穷孩子,给不了苏晓雯那些风花雪月,然而只要苏晓雯回心转意,在以后的生命里,认清凌厉才是一心一意对她好的人,那么她走点弯路,是不是也是可以原谅的呢?

凌厉想到这里又苦涩又开心,却又失魂落魄:“那你帮我操作吧,你要多少”。

“8000,8000就够了”苏晓雯一下子松了口气。

8000. ….凌厉心一抖,但想到爷爷的病,也没办法,心一横,反正是贷款,先欠着吧,回头爷爷手术完了,再来想这件事。

于是凌厉对对苏晓雯说到:“好我待会儿转给你。”

苏晓雯有些开心:“凌厉哥”她的大眼睛注视着凌厉的眼睛,犹豫了一会儿认真地说:“你真好”

这就够了吧,凌厉心底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