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咸鱼陈宇 袁华最新章节章节阅读

时间:2022-05-09 01:55:15作者:小张

小说:重生当咸鱼

小说:都市

作者:一日三秋

角色:陈宇 袁华

简介:重生回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也没什么本事,本想靠家里3套铺子,2套房子以及1家小超市过下咸鱼的小日子,但没想到老天看不下去, 硬是给他扔了一个金手指,每天躺着也能赚钱,陈宇渐渐发现自己的能力渐渐跟不上财富的增长速度,这咸鱼的日子还能过下去吗?

《重生当咸鱼》免费阅读

陈宇很咸鱼。

从大学毕业后在家里已经蹲了五年,从没考虑去外面找工作。

父母双全,而且都退休了,有养老金,平时有空就出去走走,报个老年旅游团,每次都乐呵呵地看各种攻略,笑起来脸上都带着夕阳红。

至于他们的儿子陈宇?

按照陈爸的说法,如果不是年轻时的冲动,或许有没有他陈宇都不知道。

所以有时候陈宇都觉得自己是这个家庭里唯一多余的。

他本也想出去找个工作,来个眼不见为净!

但想想家里3间出租的铺子, 2套房子, 以及一家小超市……

算了,还是家里的床比较软。

反正两老经常往外跑,家里也就他一个人,倒也不少清净时光。

清净地…都忘了自己还是重生过来的。

快十年了吧?

除了重生到高考前那段时间紧张刺激过,剩下的时间完全是从鲜鱼到咸鱼的风干过程。

莫名其妙的重生,除了把他从重度打工人解放出来,其他不好也不坏。

家里没有什么需要他付出,也没有什么危难需要他去拯救,至于当上CEO ,实现一个小目标,他觉得即使让他重生十次也做不到。

本来重生前就不是什么牛X人物,也没什么特别牛X的技能,所以他从来没幻想或者妄想成为什么首富,球长之类的。

他有自知之明。

重生过来的大学四年除了上课睡觉跑步,剩下就是当一下文抄公,靠着前世的书虫和追剧经历,硬是弄了几本小火的小说。

不是男频的,而是女频的。

书名就不说了,有些羞耻,不过赚钱啊!

女频赚钱这个真香定律让不少男频作者变成女装大佬混迹其中。

而且这还是一个细水长流的过程,即使他现在咸鱼的躺平,每个月还有不少稿酬自动打入他的账户中。

他也从没关心过账户中那些数字的变化,所以自己也可以说一下, 我对钱不感兴趣?

“晚上,约?”

刚刚来到自家超市的陈宇看到手机收到的微信,忍不住摸摸有些酸疼的后腰,然后回道:

“好!”

对面也没再回过来,一切尽在不言中。

小超市开在一家菜市场旁边,周围有两三个小区,还有一家中学,客源不错,请了一个店长,两个收银,三四个理货员,总共七八名员工,没什么值得他这个小老板操心的。

其实他不过来也可以, 但是在家当咸鱼容易饿死。

在办公室当咸鱼,他还可以无聊的时候随手拿些零食。

说起来开这个超市,也是当时陈爸陈妈刚从旁边中学退休时,怕他们突然不上班后人会垮掉才鼓动建议的。

另外他也是按照前世的记忆知道学区房概念火起来后,这片地方会兴建不少小区房,毕竟是县里最好的中学。

他家另外一套房子也在其中一个小区里,是打算给陈宇当结婚新房用的,只不过还没有装修。

也不是没钱装修,这些铺子,超市和房子里面可是有大半是靠他辛辛苦苦挣来的稿酬呢!

而是陈爸陈妈已经在各个老年团里流连忘返了,再说他们看儿子估计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女朋友,更是懒得理会装修这种事情。

真的,陈宇有时候也能理解父母亲,毕竟辛苦大了大半辈子,本身自己也有文化,还有追求,趁还没走不动,去外面世界走走也挺不错的。

父母没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他身上,所以这种咸鱼生活还能在体验几年。

在办公室里,陈宇偶尔看看监控,然后玩玩游戏,体验一下V8的快乐。

午餐后,就在办公室的小床上呼呼大睡,充足的冷气完全感受不到外面炎炎夏日的火热。

养足精神,晚上还有一场鏖战。

“小鱼儿,我到你超市楼下了!赶紧下来!”

刚到六点,天空还一片明亮,陈宇就收到微信来电。

对面的声音压抑而急切,那种按奈不住的兴奋透过屏幕就要喷薄而出。

“来了来了,别催!”

陈宇慢腾腾的下楼,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簇新的凯迪拉克CT5,显然刚刚洗过的。

看到这辆洗浴中心专用车, 陈宇忍不住咧嘴一笑,熟练的打开副驾驶室坐了进去。

“出发!”

坐在驾驶室的男人,摸摸打满发蜡的头发,骚气满满得打了个响指,迫不及待地踩上油门。

开车的这位叫袁华,对,跟夏洛特烦恼里的袁华同名同姓, 自从这部电影上映后,每次看到这厮脑海中总是响起那首经典的BGM!

两人是高中三年的死党,陈宇重生过来在老家当咸鱼后,两人更是形影不离了。

搞得两方家长以为这两孩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陈宇也会忍不住自省,千万不能弯了!

“我说你一个业务经理不去跑业务,天天拉我开车,你爸妈知道吗!”陈宇懒懒地瘫在座椅上,打趣道。

“知道啊,我刚才出门还跟他们说了。”袁华咧嘴一笑,神秘道,“今天可不止我们两个!”

“哦?谁?”陈宇感兴趣问道。

说话去洗浴中心这种事情, 当然是人越多越热闹,说实话,陈宇对这种事也不是很热衷。

他可以对天发誓,他只是喜欢那种在桑拿房里被蒸热汗淋漓的感觉!

至于其他什么的,只是重在参与,绝不沉迷!

“林明明,知道吧?”袁华转头看了他一眼,看到陈宇皱眉思索的神色,笑道,“怎么?不记得了?我们三班的学习委员,林明明!”

陈宇还是一片茫然,说实话,重生到现在,哪怕在老家呆了四五年,说实话高中同学圈内有联系的也就袁华这厮。

同学会什么的,他都懒得去,可见其咸鱼程度。

所以什么学习委员的, 他也根本不认识。

“那个给班长写情诗的,然后被班主任拿出来点评的那位,情诗王子林明明!”袁华继续启发道。

“哦……有点印象了……”

陈宇脑海里立马浮现一个戴着眼镜瘦瘦弱弱的男生尴尬无比地站在讲台前的形象。

“哈,人家现在可不一样了,我们县建设银行的理财经理,人家现在混的圈子牛X多了,我以后都要靠他吃饭啊!”袁华有些羡慕说道,接着更是红眼说道, “而且,这小子下周就要跟我们的女神班长订婚了!”

“真的?!”陈宇有些惊讶。

回想林明明的时候,也难免联想到情诗事件的另外一个当事人,他们的班长,周思鹿!

青春的时候谁都少年慕艾,只觉得周思鹿好看,但具体哪里好看又说不上来。

现在回忆起来,那高挑挺拔的身材倒是其次,而是那白如初雪的皮肤,配合那青春圣洁的气质,真的让人感觉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同学圈里都传遍了!林明明这小子在群里嘚瑟的时候,多少人在群里发刀子和炸弹你没看见?”袁华带着痛惜的口吻说道。

“额……正经人谁还玩QQ群啊……”陈宇咕哝一句,随即也是咂咂嘴,有些遗憾说道,“啧啧,这林明明什么来头?以前没看出来啊,本以为这小子只是装逼,没想到是真牛逼,好像周思鹿家也不简单吧,听说人家高中毕业就直接出国留学的,怎么会……”

“是啊,谁叫他老爹现在厉害呢,工行的行长呢,财神爷啊,手里卡着周思鹿她家工厂的贷款,听说周思鹿他爸玩期货亏得一塌糊涂,所以这叫什么事…逼良为娼啊!”袁华痛心疾首得说道。

“哈哈,你这成语用的…等下要是让人家听到,不得揍你一顿啊,祸从口出!”陈宇笑道。

“切,揍我?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揍他呢!”袁华不屑道,然后解释道,“陈宇你就是懒,都不混圈子,在县里这个小圈子,大家谁不认识周思鹿啊,去年人家刚回国的时候旁边就围上来多少舔狗,不仅我们同学这一圈,其他外面的人都想得到周思鹿的垂青呢!”

“嘿,我这资本哪能混什么圈子,”陈宇讪讪一笑,说来尴尬,重生人士在家当咸鱼,给那些重生前辈丢脸了。

“说真的,你就不羡慕?我记得当初你小子还暗恋过我们班长来着呢!”袁华鸡贼笑道。

“切,你不也一样,咱们大哥不说二哥啊!”陈宇果断反击道。

羡慕吗,初听到这个消息那肯定是羡慕嫉妒的,曾经只能心里偷偷喜欢的东西被人偷了去,肯定是不好受的。

但现在心态不一样了,哪怕重生回来那会儿,心里想的也全是高考,前途这些,哪有空理会这些

“是啊……青春真好!”袁华收起嬉皮笑脸,莫名的叹了一句,好像看到失去什么心爱的东西一样,但随即又恶狠狠道,“等下我们狠狠宰那林明明那狗日的!”

“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