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今晚的最后一支烟》万菲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09 06:14:16作者:小夏

小说:请给我今晚的最后一支烟

小说:都市

作者:催泪效果

角色:万菲

简介:(日常,贴近生活,爱情。)“我本以为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就想着大不了破罐子破摔,后来摔着摔着才发现,我还真是个破罐子。”“其实没有人是破罐子,你也不是。”

《请给我今晚的最后一支烟》免费阅读

这本该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在酒吧门口,木马拍着自己的胸膛朝我说道“向北…不是我吹,哥们虽然勾搭过很多妹子,还从来没有真正动过心!”

从他热切的目光中我捕捉到了些许欲望,可事实上,每个溜达在夜里的人,大家都有着各自的目的,就像木马,他大概就是想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所谓的心动对象。

我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知道这家酒吧今晚的主题是什么吗?”

“是什么?”

“今晚不走肾!”

我说着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便率先走进了那扇像极了欲望化身的酒吧大门,两人随便找了张散台,又要了些啤酒。

木马刚坐下便给我扔了支烟,问道“你说的那个美到窒息的姑娘呢?”

我看向酒吧最中间的舞台,道“还没来。”

“你确定她今晚还会来?”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道“再等十分钟,她准到。”

木马听完后只是点了点头,便把目光放在了一条条惹眼的大长腿上面。

突然,他又拍了拍我,指着远处说道“你看那人是不是万菲?怎么每次来她都在这?”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在我所见过的女人当中,万菲的身材那可是一等一的好,这也让她在人群中往往极具辨识度。

我盯着那个身影看了好一会,道“从臀型上来看…好像不是吧…”

就在这时,人群一阵骚动,只见酒吧门口一个靓丽的身影款款而来,瞬间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今天的她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身上穿着一件牛仔外套,背上还是那把暗红色的木质吉他,一头长发温顺的披在肩膀上,从精雕细琢的五官,再到近乎完美的身材,几乎无可挑剔,每一笔都像是上天对她独特的宠爱。

只见她径直走向了舞台中央,一旁的DJ给她递上了麦克风,酒吧内的灯光也随即变得柔和了很多,却也让她在这阵柔和中显得格外璀璨。

她在舞台上缓缓站定,微闭着双眼,接着轻轻的旋律传来,动听的歌声逐渐在酒吧内响起。

(歌词)“不记得从何时开始,结识了一位名为夜晚的姑娘,她时而忧伤,时而疯狂,人们对她深深痴狂,也因她遍体鳞伤,幸运的是,她兜里藏着一块遮羞的布,盖住了一个个冠冕堂皇的伤…”

……

我看向一旁正愣神的木马,问道“怎么样,心动吗?”

木马沉默了好一会,却答非所问的回道“这是什么歌?”

我有些惊讶的说道“你的关注点竟然在歌上?”

木马深吸了一口烟,许久才叹息道“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忍…非要创造出这种让我看一眼就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戏的女人…不过该说不说,这女人确实漂亮!可惜只能欣赏,不能心动!”

看着木马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我忍俊不禁,却忘了是他非要吵着来一睹这姑娘的芳容,于是我再次把目光放在了舞台上唱歌的女人身上。

其实很多时候,女人的魅力总会盖过她们的才华,所以男人也往往都把目光都放在她们的魅力之上。至少在她献唱的这几个晚上,我已经看到了太多想和她搭讪的男人,当然,他们也只是想想,正如木马说的一样,她确实只需要站在那,就会让人产生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一曲末了,台下传来了一阵鼓掌和起哄的声音,大家都想让她再来一首,但我猜她应该会和前两天一样,唱完这首歌就会离开。

这时一个身影突然猝不及防的冲上了舞台中央,从唱歌的女人手中把麦克风夺了过去,接着一个冰冷的声音在酒吧内响起。

“向北,你他妈算男人吗?”

躁动的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酒吧内的日光灯突然全部亮起,让这个污秽的世界瞬间清醒了过来,只见灯光下站着一个穿着抹胸装的女人。

她用着极其幽怨的眼神看着我,接着众人的目光也纷纷朝我这边投了过来,其中也包括了刚才唱歌的女人。

见我迟迟没有反应,拿着麦克风的女人突然声泪俱下,用手指着我说道“大家都来看看…就是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把我睡了也就算了,还把我辛辛苦苦赚的几万块钱给骗走了,现在我一个人在北京无依无靠的…他又开始玩失踪…”

她的语气极具悲情色彩,所以在我看来,她编的其实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可事实上,我和她刚认识不久,我甚至连她的名字都没能记住,更没有睡过她。

人群中响起了些许指责的声音,一旁的木马朝我凑近了些,带着疑惑问道“这不就是那个酒托吗?你怎么还把人给睡了?”

我把目光看向木马,说道“还记得你之前给我说过的话吗?”

木马愣了愣,道“我说过的话有很多,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句?”

“想真正了解一个女人,你得先了解她喜欢的姿势。”

木马带着一丝震撼看向我,许久才说道“你能开窍我感觉很欣慰…可是开在这种女人身上有些糟蹋了!”

说完他又试探性的问道“当真睡了?”

我这才朝他露出一个笑容,“没有…”

舞台上,酒吧的经理已经上去打起了圆场,“姑娘,我们还要营业,这些事情你们私下解决可以吗?”

酒托女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径直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她快速的来到了我的面前,然后把一块手表重重的砸在了我身上,刚才还可怜兮兮的模样也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一脸嫌弃的说道“一只假表也亏你能送的出手,还装什么富二代,你一大老爷们能要点脸吗?”

我笑了笑,道“送表的时候还叫人家小哥哥,现在新人变旧人,就跑这儿诋毁我来了。”

我的回答惹得木马笑出了声,女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朝我说道“少废话,赶紧还钱!”

我有些傻眼的看着她,问道“还什么钱?”

她又一脸肉疼的说道“我们吃饭时开的那瓶酒可是价值两万多,你现在把酒钱还给我!”

我有些无辜的说道“是你主动要请我吃饭,酒也是你自己挑的,你现在让我把酒钱还给你,这不扯淡吗?”

她的胸口因为情绪剧烈的起伏着,怒道“你就一只假表坑我一顿几万块钱的饭?你觉得这天底下有这种事吗?”

我长长的吐出一口烟雾,说道“大家都是出来玩的…你至于咬着我不放吗,再说我连送你的手表都是假的,你觉得我还能有钱给你?”

她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却仍不死心的说道“好…那我退一步…那瓶酒就算我们AA,你最起码也要付一半的钱,这钱你今天要是不给,这事没完!”

我的火气终于也是有些按耐不住了,正准备开口,木马突然拦在了我的面前,对着酒托女说道“姑娘,出门在外,多少还是得要点脸…你非要把话说的这么绝,那我们也不能藏着掖着…上周你坑了我们一个朋友半年的工资,这事还有印象吗?”

酒托女带着些许惊讶的看着木马,脸上阴晴不定,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又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们这是故意设计我?给那二货出头呢?”

木马把烟叼在嘴上,眯着眼睛说道“成,既然都是明白人,也就不用把话挑明白了,让你损失两万块钱,是你丫活该,懂吗?”

接着木马不再理会她,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和我举杯庆祝,等我再次把目光放回到舞台上,这才发现,刚才唱歌的女人不知何时已经没了踪影。

酒托女在一旁干楞了半天,我本以为她自知理亏,会知难而退,却不想她竟然直接坐在了我的旁边,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朝服务生打了个响指,说道“小哥哥,麻烦给我们这桌上两套黑桃A,他俩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