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韩元青 苏婉柔酒醒后,我重生到妻女死亡前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10 05:16:48作者:小林

小说:酒醒后,我重生到妻女死亡前

小说:都市

作者:猫零

角色:韩元青 苏婉柔

简介:重生+种田+奶爸+宠妻+悔过自新+事业有成韩元青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误会妻子,害妻女惨死。重生到妻女死亡之前。宠妻子,疼女儿,爱家人,努力赚钱给她们更好的生活。且看他重活一次,如何活出更精彩的人生单女主,单女主!!不管外面野花在香,也不如家花香!

《酒醒后,我重生到妻女死亡前》免费阅读

“麻麻,粑粑是不是死了?他死了是不是就不会打宝宝了?”

破旧的屋子中,小女孩看着地上的男人奶声奶气的问。

苏婉柔刚要说话,对上男人那直勾勾的眼神,吓得一把抱住宝宝,警惕的看着他。

韩元青心脏止不住的抽疼,50年了,这一幕还是这么清晰的刻在脑子里。

都怪我,我他妈就是畜生,就因为一个怀疑,害死了妻子和女儿。

婉柔一定恨死我了才会带着宝宝离开。

宝宝到死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

见他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宝宝疑惑道:“麻麻,粑粑死了吗?”

苏婉柔连忙捂住宝宝的嘴,瘦弱的身躯把她护在怀里,一副随时跟韩元青拼命的架势。

韩元青一愣,双眼渐渐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们娘俩,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

“啪。”

脸上火辣辣的疼告诉韩元青这不是梦,他重生了,重生到2000年,老婆、孩子自杀前。

巨大的巴掌声吓得苏婉柔身体一抖,宝宝下意识抱住苏婉柔,哭道:“粑粑我错了,粑粑不要打宝宝,宝宝以后少吃饭,求粑粑不要卖了宝宝,宝宝不想离开麻麻。”

韩元青心脏又是一疼,哽咽道:“爸爸错了,爸爸以后再也不打你了,爸爸也不会卖了宝宝,宝宝能给爸爸一次改过的机会吗?”

说话的同时,目光看向苏婉柔。

苏婉柔一边安抚宝宝,一边警惕的看着他,“你这是又想出新办法骗我去借钱了?告诉你,不可能,这些年我已经受够了,你要再逼我,我就带宝宝去死。”

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儿就是嫁给韩元青。

跟他结婚后,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他每天不是要钱就是打她。

原本以为有了宝宝他会变好,没想到他更加变本加厉,连带着宝宝一起打,甚至用宝宝威胁她出去借钱。

宝宝是他的孩子,他为什么就不信。

韩元青很想抱住母女两人,告诉她们,他以后不会打她们了,会对她们好。

可他也知道,现在的苏婉柔和宝宝根本不信他。

宝宝哭的一抽一抽的,漆黑的大眼睛看着韩元青,“粑粑说的是真的吗?”声音里带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渴望。

“是真的,爸爸说的是真的。”韩元青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从脸颊滚落而下。

见韩元青还在哄骗宝宝,苏婉柔心中发苦,“你就这么不拿我们母女的命当回事吗?五年了,就算养条狗也会有感情,你的心怎么就那么狠。”

说完直接抱起宝宝回了自己的房间,‘嘭’的一声关上房门。

韩元青平静了好一会儿才从地上爬起来。

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家具,里面还有着熟悉的人……真好。

世人都知道他韩元青是禹州首富,身价上百亿,可没人知道他心底有多内疚,后悔。

每到夜里,苏婉柔失望的表情,宝宝畏惧的眼神都会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他的梦里。

前世。

苏婉柔实在没钱了,去单位预支下个月工资。

她单位主任是个老色批,见苏婉柔长得漂亮趁机占她便宜,这一幕恰巧被主任老婆看见,当着单位人的面对她又打又骂。

来找苏婉柔要钱的韩元青眼睛都气红了。

他一直以为宝宝不是他的孩子,认为苏婉柔在外面给他戴了绿帽子,眼前的场景,无疑证实了他的猜测。

问都没问,就跟主任老婆一起打骂她。

对生活绝望的苏婉柔当天就带着宝宝自杀了。

韩元青是在她们死后,才知道宝宝是他的亲闺女,抱着二人的尸体嚎啕大哭。

可这一切,已经晚了。

回过神来,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想起苏婉柔和宝宝还没吃饭,韩元青洗了把脸,去厨房做饭。

打开装米的袋子,韩元青僵住了。

他忘了,家里已经没有粮食了,都被他……拿去换酒了。

韩元青眼眶发酸,又给了自己一巴掌。

“我他吗就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想要做饭,就必须有钱,可他翻遍全身,就找出三块钱。

三块钱在这物价便宜的小城镇里做一顿简单的饭菜没问题,可苏婉柔和宝宝都太瘦了,必须给她们补补身体。

米是必须的,还要买菜、肉和鸡蛋,这点钱根本不够。

都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话还真不假。

突然。

韩元青一拍脑门。

“我怎么忘了,王刚还欠我二百块钱呢。”

把这钱要回来就能给婉柔和宝宝做好吃的了。

思及此,韩元青拿起手机出门了。

他刚离开,苏婉柔就抱着宝宝从房间里出来了。

看着紧闭的大门,心中再次失望。

“苏婉柔,都多少次了,你怎么还那么天真?”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她真不知道自己在期盼什么,难道真认为那畜生会改邪归正?

宝宝搂着苏婉柔的脖子,声音胆怯的问道:“麻麻,粑粑是去找那些坏叔叔去了吗?他回来会不会打宝宝?”

苏婉柔喉咙一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等她回答,宝宝又道:“麻麻,粑粑说以后再也不打宝宝了,是不是真的?”

苏婉柔也希望是真的,可是可能吗?

狗改不了吃屎,就韩元青那种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也不可能改。

“宝宝饿不饿?”

宝宝的注意力一下就被转移了,她拍拍自己的小肚子,声音软糯糯的:“饿……”

苏婉柔亲亲她的小脸蛋,“妈妈给你做饭,你坐在这乖乖等妈妈。”

她回屋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口袋,口袋里装了一碗小米,这是她偷偷藏得,就怕被韩元青抢走。

她少吃点可以,宝宝不行,她都四岁了长得还没别人家三岁的孩子大。

可就这点东西,宝宝一个人都不够。

能借钱的人她都借了,距离开工资还有一个礼拜,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跟主任提预支工资的事儿。

可不开工资她们娘俩这一个礼拜怎么过?

越想苏婉柔越是心酸。

她怎么就瞎了眼嫁给韩元青了。

……

韩元青按照记忆来到王刚家门口。

开门的是他媳妇,见来人是韩元青,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回头喊了声“王刚有人找”就抱着膀子站在一旁防备的看着他,也不让韩元青进去。

韩元青知道田苗苗看不上自己,识趣的站在一旁等着。

王刚快步从里面走出来,看见韩元青就是一愣,反应过来连忙招呼。

“兄弟你咋来了,快进屋坐会儿。”

田苗苗满脸不乐意,瞪了两人一眼进屋了。

媳妇、孩子还饿着肚子,韩元青也没墨迹,开门见山道:“我就不进去了,今天来是有事找你,上次借你那二百块钱还我。”

王刚的笑脸冷了下来,不满的看着韩元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