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局最新章节,云英 李老师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12 04:47:57作者:小夏

小说:六局

小说:都市

作者:!形边四行平

角色:云英 李老师

简介:“接触这个人吗?倒是没什么太特别的,一米八十多,瘦的像风。总穿一身黑色的破布,他手里的那把刀也是阙黑,我始终没看明白他是怎么做到一挥手刀就在手心里的,而且看他握刀的手法就不像是专业的。那刀也特别丑,整体歪歪扭扭,还没有宝刀应有的锋芒,看着就像刚跟哪个机器上撕下来的一条破铁皮。本来挺年轻的一个小伙子,未老先衰,打扮的像要饭的似的,声音也粗哑得不行,五官长相我记不住了,这不能怨我,他压根就不是那种能让人一下子记住的那种长相,还是多记着他的体态靠谱一点:无论在哪出现,他本人就像泼墨山水画一样,只有一个剪影,抽象又偏偏不突兀。对了,他的眼睛在黑暗里特别亮,觉得我说的不具体,那是因为你没见过他,见过之后你就能理解了。不要去找他,你别去找他。”

《六局》免费阅读

洛雪峰在一条盘山公路上,依然是开着那辆老红旗。

车轱辘在雪上压过的痕迹他记得清楚——用他的话说,像他脑袋上的皱纹。他看着细密的雪在眼前的挡风玻璃上,被强大的气流甩开并向后掷去。

西面进京的路总有山,山上顶着雪。山顶上的雪不爱化,洛雪峰又想到,他脑袋上的满头白雪也不爱化。

半道加油站那,洛雪峰停了一会,给车加点油。风吹的他心里凉飕飕的,刚想点一支烟抽,突然想起来这里是加油站,悻悻的把手从大衣兜里拔出来,靠在柱子上望天。

洛雪峰没事喜欢往天上瞅,仿佛这是他从小到大唯一的兴趣爱好。现在是晚上六点半,雪把傍晚的天空折射成淡粉色。他看着雪粒由远及近地从天空上飞奔过来,落在他的脸上,化成一小股一小股的水,要么在他的眉毛或睫毛上结晶,要么在他的脸上冻住,总之没有能真正滴落到地上的。

“没有执着聚集在大地的雪,没有资格回到大地上。”他想。

“先生,”一声女声让洛雪峰回过神来,“先生你的车子加满了。”

“嗯。”洛雪峰淡淡地应了一声,开车门打算要走,这时加油站的女服务员连忙叫住他:

“先生你还没有付钱。”见洛雪峰慢慢地转过头,又问道:“您是用现金还是支付宝?”

洛雪峰沉默了,也不看那女服务员:他不知道怎样回答才能显得合人情,显得自己不是个恶贯满盈的家伙。在成功躲开她的眼神后,洛雪峰将手伸进大衣,摸出一把乌黑晶亮的手枪横在手心里,慢慢递给那个女服务员:

“用这个吧。”

服务员被吓坏了,傻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洛雪峰这才正眼看她——一个挺年轻的小姑娘,看年纪也就二十多岁,看到突如其来的一幕,除了惊恐的眼睛里握住眼泪什么也不敢做。于是洛雪峰缓和下来,慢慢的说:“别害怕小姑娘,我这次进京走得急,身上没多少钱,刚才你说的支付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就这一把手枪肯定不能拿来抵押,赊账的话我还怕回不来还不上,这油就当我厚着脸皮管你要的了,”说罢转身钻进车子,慢腾腾地启动引擎,老红旗颤抖了好长一会,才一点点地拱出这加油站。

“我女儿应该跟她差不多大了吧。”

他已经离开城市多年了,刚刚那个服务员说的支付宝什么的他没听说过,但他不觉得他有多丢人,这么多年他默认了城市是吃人的恐怖怪物,钢筋水泥的丛林法则他不愿意去了解,从教员的嘴里听到的似乎就够了。

洛雪峰不记得自己当初离开那娘俩是什么时候,是怎样的一个季节,是黄昏还是清晨,他只记得当时他没有回头,一次都没有。身后的妻子就在前一秒还挺着大肚子跪在地上拽着他的腿,他一脚把她踹开。刚两岁的女儿被一张破破烂烂的褥子胡乱的捆着,摆在写字台上哇哇乱叫,吵得他心神不宁。他最后一点耐心也消散了,于是直接放弃了跟那头发长见识短的婆娘讲道理。他的妻子——刚刚被他踹出去的无力地跪坐在水泥地上的孕妇,她叫云英。洛雪峰拿着云英的嫁妆得意地走了出去。

“不到八平米的屋子将来容不下的四口人。”当时的他想,他还回头愤愤地骂了一句:“臭婆娘,我把这金锁给我们导师,以后等我回来赚大钱了,不比现在活的实诚!”

天上的雪还没有停,天空的粉红色愈发黯淡了。

公路上留下的第一条车轱辘印是他的那辆红旗的,前方的雪好像越来越大了。

他还在想云英。

1997年11月的某日,那天下午洛雪峰成功地拿着云英的个那金锁来到那个废弃的塑料厂的时候,他听到了他所谓的导师的称赞,然后紧接着,那位导师问他:“你叫洛雪峰?那个学生物的博士?”

他连忙点头。

“好好的书放着不念,跑到老师这来学赚钱干什么啊?难道搞研究的都不挣钱啊?”说完,引起后面一群老师的哄笑。

他连忙就跪下了,刚想承认自己是因为好赌把自己的资产败坏没了又被学校除名才来的,没等他说话,就有另一个声音插嘴道:“李老师,你哪能这么问人家,来到咱们这那肯定是家里生活有困难了,还脸皮薄不愿意跟别人开口,来到这里的怎么说都是有志气的朋友,李老师,你可得好好教他学挣钱啊。”洛雪峰一看这位爷不得了,那可是他们的校长啊,急忙低头,不敢去看他。

但是这位“校长”却走到他身边,把他拉起来,对他说:“朋友啊,你学过生物学?学历还不低?”

洛雪峰点了点头。

“哎呦呦,那可了不得,你肯定是特别喜欢你学的东西吧。”其实洛雪峰想承认自己是因为赌博才穷的叮当响的,但是他听这位校长一说,他就觉得仿佛找到了知己一样,所以他到现在还记得当时那位校长的令人恶心的语气,尽管他当时认为那是一种慈祥的安慰。

“那就给我做实验吧,今后你吃住在这,不用交学费了,把你学的都展示出来,记住朋友,有首诗是怎么写的来着?‘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校长赏识你,校长要你,只要你努力工作,一定有高回报!”

“当年就是这么进的传销窝子”,洛雪峰把着方向盘,心想。他知道当时那狗日的校长放的屁让自己有了完全不同的人生,“明明是自己赌博穷的,为什么就非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呢?”

“当年还是脸皮太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