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道门:万古长生第一仙最新章节,姜恒 杨庆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12 12:22:18作者:小白

小说:都市道门:万古长生第一仙

小说:都市

作者:白油油

角色:姜恒 杨庆

简介:道门+修仙+微恐+一丢丢搞笑众所周知,人点烛鬼吹灯。倒霉道士摇摇欲坠的魂灯奄奄一息,经关敬微微一吹,差点当场熄灭。“只有鬼才能吹人灯,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独我,世间第一等,此间最上乘。

《都市道门:万古长生第一仙》免费阅读

星市方座商业街。

这里是星市最繁华的步行街,堪称购物天堂,顶级品牌,时尚新品应有尽有。

瓷白的铺路砖石,每隔三十米便有一座路心售货亭。设计别致的城市雕,以及可爱的观光小火车,无不映证此处奢华繁盛。

高楼大厦间,一座四方卷角,庙宇似的建筑,与周围商铺格格不入。

颇有些道观的恢弘。

上面红底金字,行笔有神,写道:天清仙源。

再往里面走,进入前院。

左侧是石碑,刻着不知名的碑文经书,正中央则是比缸稍大一些的宽长香炉,炉下刻着:照善光神。

两处红灯笼高高挂在屋檐上,在月夜下忽闪着红光,加之夜风习习,杨庆冻出一个大哆嗦,汗毛直立。

“要不算了吧,咱还是另想办法吧。这地方好邪性!”

姜恒瞪他一眼,父亲要他来这里,一定有父亲的道理。

他指着屋檐上挂着的铜钱,问杨庆:“你知道那玩意是啥不?”

杨庆抬头一看:“钱。”

“废话!”

“这叫五帝钱。一钱一品阶,九钱为黄,十八钱为玄,二十七钱为地,天师足有三十六钱。你看看他,挂了多少?”

杨庆数完,整三十六,里面的人是个满级天师。

我去,这是真牛逼。

难怪能在方座开道观。

他一改方才的瑟瑟发抖,拉起姜恒就要往里进。

一入道观,禅悦香四溢,静心凝神。

坐上男子身穿道袍,发量感人,隐隐过腰,只简单束在耳后,穿上一根木簪,较为松散。

关敬就是二人口中的三十六钱满级天师。

他懒懒合上书,微微抬眼。

姜恒眉宇生辉,天阁丰润,主大富,有财运,是金主。

这杨庆嘛……生来游好闲游,吃喝玩乐度春秋,年青财喜多发旺,直到老来也无忧。

都是富得流油的闲人。

关敬抬手一指,门口两大竖联。

一把文钱问正果,初来奉香知天命。

杨庆胳膊肘怼了怼姜恒,“啥意思?”

姜恒白他一眼,走到香炉前捏了两支香,递给杨庆一支。

“先奉香他才肯看,看完收钱。”

“就是和马路边上的瞎子算命不一样哈,真他吗神叨!”

杨庆说完立刻捂上嘴,奉香时不小心碰到星火,手指被烫出一个黄泡。

他赶紧双手合十拜了拜香炉。

“有罪莫怪,有罪莫怪。”

关敬这才笑弯了眼准备接客,“二位要算什么?”

“都有什么算法?”

关敬右手半握,干咳一声,老神在在。

“男看相,女摸骨。”

。。。。。。

这个色批,他真是个天师么?

“头为百骸之王,面为诸部之灵。自然是看相最准。”关敬替两人添上茶水,又坐回椅上。

姜恒点点头,问道:“天师不如算算,我们是来求什么的?”

仔细去看,姜恒生的不错,形厚神安,额头饱满,大富贵相上多了颗斑点痣。天庭光滑明正,司命无纹有痣,则与长辈不合。

择交在眼,他眼白泛青,导致神色俱退,暗如鱼目。额中骨起,则位至公卿,这里聚着一团黑气,色恶代表父子都有灾。

关敬心中大概有数,又看杨庆。他奸门有亮桃色,要么纵欲无所顾忌,要么情人众多,在外面胡搞,多情多欲犯桃花,沉迷于色不能自拔。

但好在他面上无青无黑无艳红,简单来说就是海王,但啥事没有。

“姻缘我不看的。”关敬皱着眉,又跟姜恒说,“你父亲有大灾,你也逃不掉。生死有命,我不救的。”

除非钱到位,还不快哭着求救命。

姜恒一愣。

“父亲说天师三十年前知会过他,如病重药石无医,差子孙来找,天师一定会去化灾。”

杨庆拉着他低声耳语,“咱俩来前以为这天师是个老头,他最多二十,难道打娘胎就见过你爸?找错人了吧!”

关敬眨了眨眼,这双瞳仁清澈无比,不杂一丝烟火气,格外童真。

有这回事?

“噢——”

他一拍脑门。

“怪不得你面熟,你父亲是掏大粪那个小孩吧?”

杨庆噗嗤笑出声,多少年了,这梗算过不去了。

“是…肛肠科大夫…….”姜恒狠狠瞪了杨庆一眼,拧眉解释。

“卧槽?!”

杨庆后知后觉,要知道姜恒的老父亲都五十好几,关敬咋整的这么年轻,哪家医院造出来的。

他手指尖上的黄泡隐隐发疼,杨庆赶紧抬手朝嘴打两下,“有罪莫怪,有罪莫怪。”

姜恒的父亲在科学上被定义为脑梗死。

已经是出气多入气少的状态,日日呕吐,头疼欲裂,近乎偏瘫,真是好不容易凑出几个字——三十年天清,请大师救命。

姜恒跟随父亲学医,自然知道这病得了基本没救,去M国虽有一线希望,但父亲的身体状况搞不好要死在飞机上。

姜恒想尽办法联系业界神医圣手,无一不是摇着头惋惜离开,最后他也只能相信科学的尽头是神学,盼望关敬能救命。

关敬那时只觉得姜恒父亲有大富贵,日后肯定多孝敬他,谁想到这孩子长大后是分毛没掏啊,有难才想起自己。

算命这东西泄露天机,不能说太明白,掏大粪有啥不对,是不是合情合理。

这孩子心眼太直,不能因为我话糙,就不孝敬。

关敬合起两指轻轻叩着桌案,眉眼中带着些期待,“我救有钱人,不救有缘人。”

姜恒早有准备,杨庆听话哐当把背包往地上一放,沉甸甸的三十万现金。

“我不太清楚道家的规矩,随心结善喜缘。这里是定金三十万,事成再有二百七十万。”

还是年轻人讲究。

关敬从怀里摸出一张卡片,递过去。

姜恒以为是符篆或者护身符什么的。

接过来一看,正面微信收款码,反面支付宝。

??

关敬眨眨眼。

“看相另算,一人一千。”

两人面面相觑,各自掏出手机扫码付款。

钱不是重点,关敬没把老爷子治好,姜恒能将这道观一把火烧干净。

“大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关敬从柜子里取出一个手捧大小的香炉,摸了支香插在上面点燃。

“拿着,放到车里,一路驶回家不要停。我么,香到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