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婉婷 杨红伟小说《重生:为了村花老婆,我拼命赚钱》全文阅读

时间:2022-05-13 07:15:06作者:小夏

小说:重生:为了村花老婆,我拼命赚钱

小说:都市

作者:一碗扁粉菜

角色:孟婉婷 杨红伟

简介:都市重生+种田+渣男悔过自新+宠妻养女+捡漏+创业村花老婆貌美如花,温柔可人本来家境优渥的他,却因沾染恶习,欠下巨额赌债,而他居然在一次酒后,糊里糊涂的把家中的一切甚至还有妻子抵押给债主,已怀有身孕的妻子被逼无奈,选择用一根绳索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父母也因无家可归而流落街头,寄居村口破庙他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悲剧的发生他这一生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如果能让我重新来过的话,我一定会让他们不虚此生…没曾想他如愿了看他如何扭转乾坤…

《重生:为了村花老婆,我拼命赚钱》免费阅读

“嘭”的一声。

她的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

身体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她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自己的肚子,并且看向地上。

此时,夜幕已经降下。

天上还飘着鹅毛般的大雪。

她看不清地上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用脚轻轻踢了一下,软软的。

心中似乎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顿时,她满腔的怒火随即爆发,脸色也变成绯红色,胸口剧烈震颤着。

“你去死吧!”

“还回来干嘛!”

她朝着他狠狠地踢了一脚,转身走向屋内,嘴上愤恨地说道。

她走进屋内,身不由己地坐在板凳上抹起了眼泪。

过了没几分钟,她还是忍不住走到门外,看了一眼。

“红伟,红伟,你醒醒。”

她把他脸上的雪清理掉,照着他的脸拍了几下,没能唤醒他。

又用力地拍了几下,仍然没有反应。

她似乎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迅速将手探进他的胸口处,也是冰凉冰凉的,心脏好像已经停止了跳动。

她吓傻了!

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动不动地盯着地上的杨红伟。

他死了吗?

他是不是死了?

突然,一大团的雪花飘到她的脸上,冰冷的感觉瞬间让她清醒过来。

得先把他弄到屋子里。

她本能的意识到,得把他转移到一个温暖的空间。

她想喊个人过来帮她一把,可爸妈都搬到砖窑那边了,院里就剩她一个人了。

又下着这么大的雪。

只能靠自己了!

她赶紧躬下身子,两手抓住他的腋下,吃力地将他朝门口方向拉去。

好不容易才将他拖到屋内。

她顾不上自己已经怀孕的身体,赶紧跑到过道,捡了几根干柴,放到一个盆中,将其点燃,并且随手把门关上。

她想尽可能让屋内的温度升高点儿。

她又凑到杨红伟身旁,让他躺在自己的怀中,用手掌使劲揉搓着他的手、脸、胸口等部位,还不时用手去探他的鼻息和心跳。

虽然,她非常痛恨眼前的这个男人,发自骨子里的那种恨。

但她并不希望眼前的这个男人在她面前死掉。

也许她有她自己的想法。

这段时间她已经产生了极其强烈的轻生念头,她想用自己的死唤醒这个曾经深爱过自己的男人。

也许这就是她的宿命。

她不停的努力着,一刻都没停下来。

尽管已经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但她始终都在尽力让他苏醒。

时间好像过去了好久,炭盆里的柴加了好几次,屋里的温度也上升了很多。

她再次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好像是比刚才多了一丝生机。

“咳,咳,咳…”伴随着一阵阵剧烈的咳嗽音,他终于睁开了惺忪的眼睛。

他看了一下四周。

土坯做成的墙体,斑驳不平,就连墙土里的麦秆都露许多出来,墙上糊墙的白纸已经破烂不堪了。

地面用红砖码了一层,还算平坦。

灶台是那种八十年代家家都有的经典样式,下面一个大方洞,在洞的上方还有一个小洞,这两个洞都是用来往外扒煤灰用的。

一根上圆下尖带把儿的火杵在旁边立着。

在他前边不远处的一个残破不堪的小桌上,放着一个小碗,里面放着一个土豆和半截番薯。

“我这是在哪儿?”

“现在还有这么穷的地方吗?”

“不对啊!”

“我咋感觉这地方那么熟悉啊!”

他嘴里不停地嘟囔着。

他的脑子似乎在这一刻短路了。

他扭头向后看了一眼,一个熟悉的女人的面庞,依然是那样的精致秀气,楚楚动人。

“你是婉婷?”

“你是婉婷!”

他两眼噙着泪,激动不已的说道。

“这是不是在黄泉路上,感谢老天让我在黄泉路上碰到了我的婉婷!”

“我用了一生的时间祈祷!”

“能够再见到你,可能是老天真的被我感动到了。”

他甚至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四周“咚咚咚”磕了好几个响头。

孟婉婷脑门上一条条黑线弥漫,她没搞懂这个男人在干什么,也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难道是他的脑子被冻坏了?

还是他在庆幸老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老天这次是真瞎了眼!

让他活过来,只会让我更痛苦。

不过,无所谓了!

反正我也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杨红伟这会儿还认为自己在黄泉路上徘徊呢,脸上的兴奋劲儿爆表。

“黄泉路上有你陪伴真好!我此生无憾了。”

说话间,还跑到孟婉婷身边想要抱住她,可孟婉婷下意识地躲开了。

她以为他又要像前几天那样,打她一顿。

曾经,他们家的日子在村里是最好的。

父亲在前几年开了个砖窑,生意红火,没几年便积累下不少的财富。

他们家是村里最早买电视机的,而且还是从省城买回来的日立牌彩色电视。

立体收录机、照相机、摩托车等都是日本进口品牌。

他家的富裕程度不仅在周边几个村是数得上的,就是放眼整个荡城县,也是没几家能比得上的。

要知道,在1983年人均每个月的收入只有三四十元,这还是比较富裕的地区的水平。

总之,别人家没有的,他们家有。

别人家有的,而他们家的只会更好。

正因为此,在杨红伟高中毕业之后,村长托媒人说合,把自家姑娘许配给他。

孟婉婷可以说是村里许多年轻小伙子的梦中情人。

当之无愧的村花!

婚后一年,他们甜蜜幸福、恩爱有加。

本来所有人都想着他们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幸福美满。

谁曾想,正因为家境优越,他结识到一群狐朋狗友,经常在一起鬼混。

吃、喝、赌,大肆挥霍。

刚开始的时候,他喝酒之后,只是偶尔耍耍酒疯,倒不曾打过她。

这一年多来,每次赌牌输了,就跑出去喝酒,借着酒劲,把气都撒到孟婉婷身上。

久而久之,身上的赌债越来越多,债台高筑。

自从杨红伟变成这样,孟婉婷就很少回娘家了,虽然没几步路,但她觉的丢人。

爸妈时不时的还会接济他们一点儿。

但那个年代,谁家都不是太富裕,也拿不出太多的东西给闺女。

孟婉婷和他的父母不止一次地训斥他,让他收手,可是等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孟婉婷对他失望了!

父母也对他失望了!

所有人对他都失望了!

终于有一天,孟婉婷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午后在村北头果园的一棵梨树上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还带走一个还未出世的胎儿。

等到杨红伟拖着醉醺醺的身体赶到那里的时候,已有三个月身孕的她已经和他天人永隔了。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天妻子离开这个世界时的惨状。

这也成了他一生的梦魇。

“醒醒吧,你没死,我也还没死。”

“不过,很快你就能如愿了。”

孟婉婷面无表情地说了两句。

我之前不是和几位商业巨擘在庆祝签约事宜吗?

明明我是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和几个商业伙伴喝了好多的酒。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而且还见到了我的婉婷。

莫非我真的感动了天地!

让我重生了!

他赶紧满屋子地找,想要找到一张日历确定一下,可是空空如也的屋子里就剩下一张残破不堪的土炕。

最后在门后的墙上看到一张1982年的日历。

“应该是了,我大概率是重生了!”

不行,我必须得搞清楚今天的日期,绝不能再让前世的事在这一世重演。

绝对不能!

“婉婷,你能告诉我今天的日期吗?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

“你喝酒是不是把脑子喝坏了!”

“今天是一九八三年腊月二十八。”

孟婉婷本来没打算回答他的问题,但是看到他急不可耐的样子,便告诉了他,但说话的语气依然是愤怒的。

“一九八三?”

“还好不晚。”他激动的拍了一下桌子。

“我不会再让惨剧发生了,我也会用我一生只去疼爱一个人。”

“多谢老天给我一次弥补罪过的机会!”

杨红伟低声呢喃,怕孟婉婷听到。

杨红伟清楚地记得,前世今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九,孟婉婷用非常惨烈的死让他瞬间清醒了。

从那儿之后,他便离开家乡,北上京都,远赴广深,啥赚钱他就干啥。

大街上摆过摊儿,收过破烂搞过古董,倒腾过服装、日用品和电子设备,回到家乡做过几年实业,玩过股票,做过期货贸易。

正好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再加上那个年代物质奇缺,百废待兴,所以造就了一批像他一样先富起来的人。

正所谓“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