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放过我吧最新章节,叶羽 兰蒂全文阅读

时间:2022-05-14 23:09:03作者:小黑

小说:魔女放过我吧

小说:都市

作者:我很快乐啊

角色:叶羽 兰蒂

简介:叶羽正在写小说,反派魔女突然从小说中穿出来了。雷电、烈焰、附体、石化……“还有个篡改记忆的法术没有玩过哟,可想试试~”她纤指一翘,紫光就要射出。叶羽瞳孔骤缩,直接吓哭:“呜呜呜……魔女大人饶命!!!”于是被各种法术轮流伺候过后,叶羽过起了人下人的生活。不仅要被逼着改稿,把她写成女主角,还要给她买吃的、穿的,照顾她的起居……两人的命运从此不知不觉交织一处,再难分开。直到有一天,她笑容灿烂地和叶羽牵着手跨年,指着夜空中绽放的绚丽烟花柔声道:“快看呀叶叶,好多好漂亮~”说着她顺从地靠到他的怀里,任凭叶羽揉了揉自己的头。

《魔女放过我吧》免费阅读

“兰蒂,我来啦~”

叶羽边流口水边梦呓着,手里紧紧攥着瓶只喝了不到一半的啤酒。

是的,他醉了,就在这豪华的餐厅里。

玻璃窗外的夜景模糊不清,小雨淅淅沥沥,夹杂着秋的冷意。

“呼~呼~”

叶羽睡得死气沉沉,口水流了一桌。

正打着呼噜,异世大陆小说《秘术之门》的剧情在他梦境里逐一展开。

书中的人物刻画得惟妙惟肖,入木三分。

尤其是那一个个冰肌玉骨的绝色女子,一颦一笑间,天地都为之震颤。

实为人间尤物。

……

此刻,他正梦到云层之上,高山之巅…

女主兰蒂身着一袭月白色长裙,衣袂飘飘,负手而立。

脚下是群山万壑,滚滚红尘。

风起苍穹,兰蒂发丝飘舞,世人惶惶而跪。

她与日月同寿,手握“星空”之权柄,掌生杀之大权,芸芸众生的生死只在一念之间。

视野拉远,梦境切换。

正当远古太阳神陨落,众位从神纷纷窃取权柄,自立为王,割据一方。

眼前是扭曲的画面,是诸神大战,是四起的硝烟。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便是一座山。

人间混乱,火海蔓延,神所不顾。

忽然,一道倩影飘然立于月下,诸神跪了……

兰蒂以一人之力,将诸神封于星空之外,还人间千年太平。

然不服者众,荒原宗宗主便是这其中一人。

他约兰蒂于群山之巅对决,历时三日三夜……

“啊——”

宗主口吐鲜血,一命呜呼。

兰蒂衣裙飞舞,凌空而立。

山的另一侧,面容冷峻的女子正紧抿红唇,凤目含煞瞪着兰蒂。

“……吾父不曾得罪于你,为何痛下杀手!”

兰蒂闻言悠悠叹了口气:“荒原宗为祸一方,天人共怒。夺君‘智慧’权柄,算是还世人一处清净罢。”

说罢玉手一扬,一道红芒陡然间从天而降。

山崩地裂,石屑飞扬。

漫天风沙,直逼云天。

荒原宗一瞬覆灭,方圆八千里夷为平地……

全宗上下数百门人,无一幸免。

唯那名对兰蒂心怀仇恨的女子,凭借远古太阳神遗留的戒指逃过一劫,成为反派……

兰蒂负手对月,轻唤道:“克莉娜。”

一名侍女上前一步:“属下在。”

“以后‘智慧’权柄就归你了,你与我不再是主仆之情,而是朋友之谊。”

“公主,这……”

“莫要拒绝!收好了。”

此后,“星空女神”与“智慧女神”并称,疯狂的信徒们为她们修建教堂,塑造神像……

每逢群星璀璨之夜,信徒们惶惶而跪,渴求听见神谕,保一方安宁。

……千年之后,星光灿烂的一夜。

兰蒂卧于山谷温泉之中。

直到倩影一摇,缓缓出浴。

她一袭轻纱,未着鞋袜,身周朦胧雾气,额头水汽未消。

轻绡薄裙,媚骨天成,如真似幻。

“卡维尔~”

兰蒂朝不远处唤了一声,红着脸颊一步步走过去,不顾众人虔诚的祈祷声在心中响起。

因为于她而言,今生今世,只有一人可佑。

他便是卡维尔,《秘术之门》的男主角,一个相貌平平的普通人……

……

“叶羽叶羽!”

正梦到精彩处,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走过来,使劲摇了摇叶羽的头。

“??干嘛!”叶羽的美梦被吵醒,吸了吸嘴边口水,怒意顿起。

他刚梦到兰蒂和卡维尔相遇,这还什么都没发生呢……就没了。

“手头紧,周转一点……”

“不借!”

“非逼我抢?”

男子一把从叶羽口袋中掏出手机,输完锁屏密码就要点开微信转账。

“……”叶羽一把抢回手机,对着他的咸猪手啐了一口,恶狠狠道:“韩无忌你松手!”

好不容易按掉了他那个1500的转账,叶羽心碎了一地,暗道支付密码得改改了。

“你要借多少?”

韩无忌伸出舌头“嘶溜”舔了一圈唇:“两百!嘿嘿,两百就够~”

“拿去……别特么来烦我。”叶羽“叮”地转完账,没好气地挥手打发走他。

韩无忌笑嘻嘻地走了,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大作家真靠谱啊~回头还找你借。”

叶羽瞪了他一眼,想要埋头续梦,却再也睡不着了。

因为周围一片吵闹声,还有不少情侣之间在互相投喂美食,秀着恩爱。

狗粮飘飘荡荡,氤氲在空气中。

叶羽忍不住多嗅了一口。

“草!你们一个个都有女朋友了,就我没有……”

他扭头望去,不远处韩无忌和坐他对面女生正有说有笑。

柔和的灯光下她嘴唇微动,面前是热腾腾的美式咖啡。

不知韩无忌说了什么,她的眉毛突然弯了起来,脸上红晕蔓延,尽显芳菲之色。

“……韩无忌,你还劳资钱!”

叶羽有些被刺激到,想起这家伙上学期向自己借了四次,一次都没还。

结果这学期刚开学,竟又跑来借了两次?!

关键是,你特么借去谈恋爱?难不成寝室就剩本公子一人了?

别告诉我今晚你也要搬走!

淦!

韩无忌偏头对他意味深长地笑笑,什么也没说,只是眼神中自带熟悉的鄙夷之色。

仿佛在说,一个连啤酒都能喝醉的人,还配拥有女朋友?

叶羽目光和他对上,眼角不由得抽了一下,脸臭得跟吃过屎一样。

哎,自己年纪大了,受不了这种刺激了……

得尽快扑到床上,那里有柔软的枕头和美好的梦乡,可以让他迅速忘掉一切……

“结、结账!”

半瓶啤酒下肚,舌头打了结。

服务员闻言匆匆赶来:“先生,一共是一百二十九。”

叶羽数了数面前的菜:“咦这么多,一共才、才一百多块钱?哕~”

边说边从胃里喷出一股酒气,喷了过来结账的小姐姐一脸。

小姐姐倒不生气,笑脸相迎:“是的先生,那位姑娘说这是AA制的,所以您只需要付这几个菜的价钱。”

“呃……好。”

叶羽愣了愣,使劲掐了自己一下,确定此处不是梦中梦后才无奈一笑。

付钱的是杨雨烟,大二的学妹,很斯文很好相处。

自己原以为能和她有个好的结局,可惜连起始都未走完,彼此便已分道扬镳。

本来这场恋爱就不算什么郎情妾意,只是大学里再常见不过的相拥取暖,既躲一躲狗粮的甜蜜暴击,也算是多个可以排遣寂寞的人,不至于在七夕那晚只有孤身一人推窗望月。

可惜二人性格不同,了解越深就越感到难以相处,于是好聚好散,多了次分手宴。

这才惹得他喝了生平第一口酒,醉倒在孤独里。

罢了,尽是世俗的爱情……天下女子虽多,不过红颜枯骨,何处能遇知己?

倒不如到书中去寻那颜如玉,纵是虚幻,也是日夜相陪……

这般想着,很自然又想到《秘术之门》来。

这是一本带着悬疑元素的异世大陆小说,小说里构建了一个宏大的蒸汽魔法世界,书中女子飘逸潇洒,各有各的执着,各自追求属于自己的光,一路之上收获了孤独,而棱角愈锐。

叶羽是该小说的创作者,当初写它之际是为了赚钱养活自己,可越写越有代入感,以至于故事中都融入了自己的身世之哀,从此再也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幻。

他习惯于坠入梦境逃离现实,就像今天。

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对读者们交代一句:“今晚无更了。”

双手飞快地滑动屏幕,打开一个名为“神秘知识分子”的群聊,叶羽忍不住大放厥词道:“爱情嘛,世俗得很。”

他喜欢吐槽,喜欢释放,一些事情总是憋不住在心里。

群里很快有人笑了:“小羽受了什么刺激?”

“我也想知道。「偏狗头坏笑」”

“+1。”

叶羽苦笑着,飞速按起二十六键:“刺激倒是没有,我已看破红尘。”

群里热闹起来:“哈哈哈说得好,不过我倒是很想加入,可惜没人要我。”

“我要你~亲爱的~这儿就有红尘~”

“我也要你~”

“……”

叶羽:“……”

群里扯了半天,终于有人开始鞭策作者。

“小羽快去更新,不许水群!”

立马就有人附和道:“对啊对啊,不是说要加更吗,等急了!@群主”

没错,叶羽就是群主。他写网文已历时5年,今年第一次转型写魔幻,以前是主写古典仙侠文的,所以自高二起,同学就都调侃他熬夜修仙。

也是自那时起他的成绩就一落千丈,八头牛都拉不回来,更让人觉得他是修仙修上了瘾……

所以没人诧异他高考失利,也都觉得他去个二流学校是在情理之中。

这种人嘛,就该混吃等死。

只是叶羽选专业倒选得很对胃口,死活都要填报万金油的汉语言文学,导致他什么都会一点,什么都只会一点,可能写书就是这辈子最好的归宿了。

看到有人催更,叶羽抠了下鼻子,终于把那句在脑子里转悠了好久的话说了出来:“今晚无更……”

群里顿时起了哄:“就知道。看看你,懒死算了,隔壁巨鹰可是日更两万。”

“+1。”

“+1。”

【此处省略十三条复读】

叶羽轻叹一声:“巨鹰我比不了……我就是个卑微大学生,白天还要上课……”

消息发出,但没人回他。

等了一会儿,群里依旧死寂,叶羽发现自己的手突然抖了一下,一条消息已经未经思索地发出:

“刚刚喝多了胡言乱语,大家别介意哈~等我更新~!我是黑暗中的键盘,网文长城上的守卫,我将生命与荣耀献与你们,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末尾是一个死亡微笑,一如他现在的表情。他想笑,却更像哭。

跌跌撞撞地赶回学校,叶羽揉着发胀的头,感觉外面风很冷,夜很深。

一抬头,天上是清冷孤寂的月。

月色朦胧,秋夜微寒,酒醉三分醒。

这样的夜里,没有人关心他,没有人在乎他,能陪伴他的唯有笔下的角色。

她们如此美丽鲜活,如此惹人怜爱……即便是魔女,都要比这个世界的人更真实,更懂人情冷暖。

闭上眼,一切都触手可及。记忆中是她的发,她的眸,她的眉宇,她的盈盈浅笑……

当虚构比真实更真实,一切的现实骨感都会被浪漫吞没。

因为一想她,她就浮现。

不仅是她,还有她、她、她们!

真就掉进了自己挖的坑里,叶羽边走边喃喃自语:

“星空之上,荒原之中,是何人呜咽,又是何人吹箫……”

似伶人般袅袅细语,又如痴人梦呓。

一脚踹开寝室的房门,他半醉着就扑到笔记本前。

拳头被握得嘎吱作响,现实的苦涩已化作堕入梦幻的助力……

我来了,孩儿们!

我到书中找你们来了!